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2016灵鹿寻找合作伙伴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
我们的位置:主页 > 太原视野 > 财经 > 正文

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成品油价不会因原油降价大幅震荡,加油站竞争步入“战国时代”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30 17:00
摘要:
近期,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一路下跌,我国参考的国际周期原油均价一直处于40美元/桶的红线之下。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山东地方炼厂所在区域,很多民营加油站的打

  近期,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一路下跌,我国参考的国际周期原油均价一直处于40美元/桶的红线之下。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山东地方炼厂所在区域,很多民营加油站的打折力度更大,每升汽油价格都要便宜2元以上。

  数据显示,目前民营加油站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四成。在竞争加剧同时,民营加油站如何推动行业整体转型升级也是业界深思的问题。

  那么,原油价格下跌究竟给民营加油站带来哪些影响?山东省内的民营加油站企业究竟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青岛金盾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上世纪九十年代,高崇东就进入行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高崇东掌舵的金盾石化旗下有六十多座加油站。在他看来,成品油价终端销售价格不会由于原油降价大幅震荡。而随着行业迭代,加油站竞争也步入“战国时代”。

  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谈原油降价:目前销售恢复了八成,油价不会大幅震荡

  NBD:此前,有分析称,整个市场将大幅度降价,您如何看待?

  高崇东:事实上,原油只占据一部分,原油价格降低的确会降低部分成本,但加工环节、运输环节、消费税均是固定成本。因而,原油价格降低对于终端销售价格会产生一定影响,但在保障油品质量的情况下,不会出现大幅度震荡。

  此外,在国家地板价等相关政策规定下,行业批发价和零售价基本保障在每吨2000元差价,整个市场经营较为稳定。不论国际原油涨跌,差价基本不会改变太多,大部分市场终端销售不会有太大变化。

  NBD:在低油价情况下,部分民营加油站打折力度很大,您怎样看待?

  高崇东:我认为,打折力度大和近期原油下跌的关联并不是很大。主要源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并非每个站点都选址佳、品牌可信赖。为了提高销量、吸引客源,这部分加油站推出较大的打折力度和手段;二是,随着行业发展,有互联网加油服务平台提供加油补贴、优惠券等方式,给予加油站补贴。

  NBD:您怎样看待加油站的“价格战”?

  高崇东:加油站“价格战”直观来看是争夺客户,实质是争夺市场占有率、行业话语权。我认为,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适当打折和降价是必须的。例如,在城乡结合部,需要通过优惠方式提升在这一地区的市场份额。

  但打折力度也要适度,一味降价很难长久。例如,我们每升油一般会比其他加油站高0.3元左右。不过,客户并没有流失。品质、服务是企业必须坚守的商业原则。不能仅仅注重短期利益,售卖高折扣、低质量的油品。因而,打折底线是保障油品,这样才能培育忠实客户,形成信誉和品牌。

  NBD:疫情期间,公司的经营状况如何?

  高崇东:行业销售量很直观,马路上车多,加油站生意就好。疫情期间,人们出行需求减少,加油站销售额大幅度降低,只有去年同期25%左右。随着疫情控制,目前整个销售额恢复了八成左右,市场也在慢慢回暖。

  谈互联网机遇:提升效率但引流效果有限

  NBD:行业发展过程存在哪些问题?

  高崇东:在民营加油站发展初期,由于成品油批发权限制,油源紧张一直是制约民营加油站发展的瓶颈。很多民营加油站从中石化、中石油批发不来成品油,为维持经营,只能高价从地方炼油厂进油。

  即便找到能源补给方,又面临另一道考验。由于地炼的原料都是国际上的二级油,最好的一层已被提炼走,别人加工后的油“营养”所剩无几。地炼油产量不高,油量不稳定。有些民营加油站为了维系生存不惜铤而走险,冒险在优质油中掺加地炼油。司机用过质量低劣的汽柴油后,心里开始嘀咕“还是国字号油站的油品质量好”。

  但是,随着行业发展,民营加油站规模、质量进一步提升,上述问题已经鲜有出现了。

  NBD:您觉得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高崇东:我进入行业是上世纪90年代末,行业没有受到互联网、资本的冲击;经过二十多年发展迭代,一方面行业竞争激烈程度提升,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入局不断给行业生态带来波动。

  例如,互联网平台和资本进入之后,通过补贴方式一定程度提高销量,一开始也让大家尝到了“甜头”,但也让“价格战”竞争越发激烈,形成过度竞争的局面。一旦补贴暂停,行业利润大幅减少。

  NBD:目前加油站也在推行互联网化,您觉得效果如何?

  高崇东:互联网技术的确给行业带来效率提升,但我认为相较其他消费品,依然存在多元挑战。传统商超零售产品,受物流环节的限制较小,基于互联网平台可送到国内甚至全球任何地方;但加油站行业存在区域性特征,有加油需求的人基本就近选择加油点,销售范围在一定圈层内,灵活流通受到较大限制,和其他行业相比,引流效果并不明显,很难建立“包打天下”的平台。

  NBD:所以加油站的业务布局开始以区域化为主?

  高崇东:是的。目前,我们业务已经遍布全国。但我们最开始的发展战略是区域化,最开始建设的加油站都没有超出青岛范围。从车辆行驶轨迹考虑,加油站必须实现网络化,相邻站点的距离一般不超过50公里。从人员调配、资源利用的角度考虑,网络化可以互相支撑,一站有难,周边的站随时可以提供补给。土地规划、安监和消防等手续都可交由一套人马来完成,高效经济。从顾客认知角度看,网络化也可以提高顾客的认知度和依赖性。

  谈行业发展:告别“占地盘”扩张,开始“拼质量、拼服务”

  NBD:一直以来,收购也是行业发展的关键词,您怎样看待?

  高崇东:企业收购加油站主要有两个路径:一是扩大规模、收编位置好的加油站抢占市场;二是为未来非油业务拓展布局。在2017年年初,我们完成对GS加德士中国九座加油站的收购。GS加德士是韩国LG集团与美国加德士(Caltex)联合组建的合资企业,在2003年开始涉足国内加油站业务,加油站主要分布于以青岛为基地的山东地区。我们收购GS加德士以后,原有设施全部升级改造并与金盾并网,统一使用金盾品牌,实现统一管理、统一形象。

  NBD:收购过程需要关注什么?

  高崇东:2014年开始,我们每年至少增加10座加油站,新增站几乎全部源于收购或租赁。在我看来,除了质量和规模方面的考虑,安全是必须关注的问题。为了保证日后的安全运营,我们对所有收购站都要重新改造。运营中的加油站鲜有爆炸或其他较大的安全事故发生,事故往往发生于停业检修或改造期间。因此,改造一座站的难度高于新建一座站。

  NBD:您认为行业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

  高崇东:我们成立至今已有27年了。目前,我们拥有在营加油站六十余座,员工700名。但1993年我创立企业之时,仅有一个加油站,年销量不足3000吨。在前21年的时间里,我们总共才建起了9座加油站。后面几年,规模逐渐扩大,然后数量又逐渐稳定下来。

  但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也清楚,要练好内功。我们在建站之初就引入科学设计理念,在加油机位置、进出车道布局到停车位置方面都作了优化,能够达到一人同时服务6台车,加油效率和营收也不断攀升。

  在我看来,行业已走过“占地盘”的高速扩张阶段,真正走入“拼质量、拼服务”阶段。

  NBD:目前保障油品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

  高崇东:如今,正规民营加油站的油品质量均达到了国家标准。为了能够保障油品,民营加油站也需要选择原料好、添加剂好、工艺设备好、管理水平好、人员素质好的炼厂。

  此外,还需要经常对油品密集化验取样,由于关系油品质量环节很多,炼油厂任何微小环节出了问题,品质就会有波动。即便现在油品质量已较为稳定,我们依然保持每个月做几次抽检。

  NBD:随着外资进入,您如何看待未来市场发展格局?

  高崇东:经过几十年的变革和发展,我认为,加油站行业已经从中石化、中石油两家独大的格局,步入“战国七雄”的格局。随着民营加油站相关政策放开、外资加油站入局,行业竞争将更加激烈,市场集中度也会进一步提升。

  对于民营加油站,严格管理、坚守质量依然是底线;对于国营加油站,降低管理、运营成本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外资品牌,目前处于缓慢打开市场阶段,如何做好本土化运营至关重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成品油价不会因原油降价大幅震荡,加油站竞争步入“战国时代”

admin
摘要:
近期,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一路下跌,我国参考的国际周期原油均价一直处于40美元/桶的红线之下。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山东地方炼厂所在区域,很多民营加油站的打

  近期,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一路下跌,我国参考的国际周期原油均价一直处于40美元/桶的红线之下。据央视财经此前报道,山东地方炼厂所在区域,很多民营加油站的打折力度更大,每升汽油价格都要便宜2元以上。

  数据显示,目前民营加油站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四成。在竞争加剧同时,民营加油站如何推动行业整体转型升级也是业界深思的问题。

  那么,原油价格下跌究竟给民营加油站带来哪些影响?山东省内的民营加油站企业究竟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青岛金盾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上世纪九十年代,高崇东就进入行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高崇东掌舵的金盾石化旗下有六十多座加油站。在他看来,成品油价终端销售价格不会由于原油降价大幅震荡。而随着行业迭代,加油站竞争也步入“战国时代”。

  金盾石化董事长高崇东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谈原油降价:目前销售恢复了八成,油价不会大幅震荡

  NBD:此前,有分析称,整个市场将大幅度降价,您如何看待?

  高崇东:事实上,原油只占据一部分,原油价格降低的确会降低部分成本,但加工环节、运输环节、消费税均是固定成本。因而,原油价格降低对于终端销售价格会产生一定影响,但在保障油品质量的情况下,不会出现大幅度震荡。

  此外,在国家地板价等相关政策规定下,行业批发价和零售价基本保障在每吨2000元差价,整个市场经营较为稳定。不论国际原油涨跌,差价基本不会改变太多,大部分市场终端销售不会有太大变化。

  NBD:在低油价情况下,部分民营加油站打折力度很大,您怎样看待?

  高崇东:我认为,打折力度大和近期原油下跌的关联并不是很大。主要源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并非每个站点都选址佳、品牌可信赖。为了提高销量、吸引客源,这部分加油站推出较大的打折力度和手段;二是,随着行业发展,有互联网加油服务平台提供加油补贴、优惠券等方式,给予加油站补贴。

  NBD:您怎样看待加油站的“价格战”?

  高崇东:加油站“价格战”直观来看是争夺客户,实质是争夺市场占有率、行业话语权。我认为,在特定时间和地点,适当打折和降价是必须的。例如,在城乡结合部,需要通过优惠方式提升在这一地区的市场份额。

  但打折力度也要适度,一味降价很难长久。例如,我们每升油一般会比其他加油站高0.3元左右。不过,客户并没有流失。品质、服务是企业必须坚守的商业原则。不能仅仅注重短期利益,售卖高折扣、低质量的油品。因而,打折底线是保障油品,这样才能培育忠实客户,形成信誉和品牌。

  NBD:疫情期间,公司的经营状况如何?

  高崇东:行业销售量很直观,马路上车多,加油站生意就好。疫情期间,人们出行需求减少,加油站销售额大幅度降低,只有去年同期25%左右。随着疫情控制,目前整个销售额恢复了八成左右,市场也在慢慢回暖。

  谈互联网机遇:提升效率但引流效果有限

  NBD:行业发展过程存在哪些问题?

  高崇东:在民营加油站发展初期,由于成品油批发权限制,油源紧张一直是制约民营加油站发展的瓶颈。很多民营加油站从中石化、中石油批发不来成品油,为维持经营,只能高价从地方炼油厂进油。

  即便找到能源补给方,又面临另一道考验。由于地炼的原料都是国际上的二级油,最好的一层已被提炼走,别人加工后的油“营养”所剩无几。地炼油产量不高,油量不稳定。有些民营加油站为了维系生存不惜铤而走险,冒险在优质油中掺加地炼油。司机用过质量低劣的汽柴油后,心里开始嘀咕“还是国字号油站的油品质量好”。

  但是,随着行业发展,民营加油站规模、质量进一步提升,上述问题已经鲜有出现了。

  NBD:您觉得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高崇东:我进入行业是上世纪90年代末,行业没有受到互联网、资本的冲击;经过二十多年发展迭代,一方面行业竞争激烈程度提升,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入局不断给行业生态带来波动。

  例如,互联网平台和资本进入之后,通过补贴方式一定程度提高销量,一开始也让大家尝到了“甜头”,但也让“价格战”竞争越发激烈,形成过度竞争的局面。一旦补贴暂停,行业利润大幅减少。

  NBD:目前加油站也在推行互联网化,您觉得效果如何?

  高崇东:互联网技术的确给行业带来效率提升,但我认为相较其他消费品,依然存在多元挑战。传统商超零售产品,受物流环节的限制较小,基于互联网平台可送到国内甚至全球任何地方;但加油站行业存在区域性特征,有加油需求的人基本就近选择加油点,销售范围在一定圈层内,灵活流通受到较大限制,和其他行业相比,引流效果并不明显,很难建立“包打天下”的平台。

  NBD:所以加油站的业务布局开始以区域化为主?

  高崇东:是的。目前,我们业务已经遍布全国。但我们最开始的发展战略是区域化,最开始建设的加油站都没有超出青岛范围。从车辆行驶轨迹考虑,加油站必须实现网络化,相邻站点的距离一般不超过50公里。从人员调配、资源利用的角度考虑,网络化可以互相支撑,一站有难,周边的站随时可以提供补给。土地规划、安监和消防等手续都可交由一套人马来完成,高效经济。从顾客认知角度看,网络化也可以提高顾客的认知度和依赖性。

  谈行业发展:告别“占地盘”扩张,开始“拼质量、拼服务”

  NBD:一直以来,收购也是行业发展的关键词,您怎样看待?

  高崇东:企业收购加油站主要有两个路径:一是扩大规模、收编位置好的加油站抢占市场;二是为未来非油业务拓展布局。在2017年年初,我们完成对GS加德士中国九座加油站的收购。GS加德士是韩国LG集团与美国加德士(Caltex)联合组建的合资企业,在2003年开始涉足国内加油站业务,加油站主要分布于以青岛为基地的山东地区。我们收购GS加德士以后,原有设施全部升级改造并与金盾并网,统一使用金盾品牌,实现统一管理、统一形象。

  NBD:收购过程需要关注什么?

  高崇东:2014年开始,我们每年至少增加10座加油站,新增站几乎全部源于收购或租赁。在我看来,除了质量和规模方面的考虑,安全是必须关注的问题。为了保证日后的安全运营,我们对所有收购站都要重新改造。运营中的加油站鲜有爆炸或其他较大的安全事故发生,事故往往发生于停业检修或改造期间。因此,改造一座站的难度高于新建一座站。

  NBD:您认为行业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

  高崇东:我们成立至今已有27年了。目前,我们拥有在营加油站六十余座,员工700名。但1993年我创立企业之时,仅有一个加油站,年销量不足3000吨。在前21年的时间里,我们总共才建起了9座加油站。后面几年,规模逐渐扩大,然后数量又逐渐稳定下来。

  但在发展过程中,我们也清楚,要练好内功。我们在建站之初就引入科学设计理念,在加油机位置、进出车道布局到停车位置方面都作了优化,能够达到一人同时服务6台车,加油效率和营收也不断攀升。

  在我看来,行业已走过“占地盘”的高速扩张阶段,真正走入“拼质量、拼服务”阶段。

  NBD:目前保障油品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发力?

  高崇东:如今,正规民营加油站的油品质量均达到了国家标准。为了能够保障油品,民营加油站也需要选择原料好、添加剂好、工艺设备好、管理水平好、人员素质好的炼厂。

  此外,还需要经常对油品密集化验取样,由于关系油品质量环节很多,炼油厂任何微小环节出了问题,品质就会有波动。即便现在油品质量已较为稳定,我们依然保持每个月做几次抽检。

  NBD:随着外资进入,您如何看待未来市场发展格局?

  高崇东:经过几十年的变革和发展,我认为,加油站行业已经从中石化、中石油两家独大的格局,步入“战国七雄”的格局。随着民营加油站相关政策放开、外资加油站入局,行业竞争将更加激烈,市场集中度也会进一步提升。

  对于民营加油站,严格管理、坚守质量依然是底线;对于国营加油站,降低管理、运营成本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外资品牌,目前处于缓慢打开市场阶段,如何做好本土化运营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