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2016灵鹿寻找合作伙伴
广告
广告
广告
推荐:
我们的位置:主页 > 太原视野 > 科技 > 正文

名为刷单实为骗贷:大学生让同学注册网贷骗走50万元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05-09 12:04
摘要:
日前,位于天河区珠吉路的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有多名学生向南都反映自己遭遇一名同学的欺诈。学生们称,同学林某以帮忙刷单为由指导他们注册了多个网贷App的账户并

  日前,位于天河区珠吉路的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有多名学生向南都反映自己遭遇一名同学的欺诈。学生们称,同学林某以帮忙“刷单”为由指导他们注册了多个网贷App的账户并贷了款,所贷的款项后全数打给林某的支付宝账户。据学校方面统计,此次牵涉的学生共45名,涉案金额达50万元,而林某则至今未返校,不知所终。目前,反映被骗的学生已报警,广州警方已受理,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帮刷业绩

  背上贷款

  据了解,林某是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2016级学生,就读于该校信息系。多名被骗的学生反映,林某入学后不久就将目标盯准了朋友圈,在校内以“帮忙刷业绩”为由进行骗贷。

  小聪(化名)与林某同系但不同班,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被林某分三次骗贷共10600元。

  小聪回忆称,去年10月份,刚开学不久,他去朋友的宿舍串门聊天。当时,林某正在怂恿小聪的朋友帮忙注册一款网贷App账户,“林某自称在一家公司兼职,每个月需要做够一定的单数,不然会被扣钱”。然而,小聪的朋友没带身份证,无法申贷。林某见到小聪,就动起了他的心思。小聪敌不过林某的百般恳求,“既然能帮到同学,自己又不亏,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小聪在林某的指导下,下载了一个“爱某米”手机App,并注册了账户。小聪回忆称,林某当时要求他填写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父母和朋友的电话等。“填完信息后,林某又要求拍下身份证和银行卡的正反面照、手持身份证自拍照,这些照片随后就被上传到App。”小聪回忆称,如此操作后,他被要求开视频,并对着App上一段文字口念:“确定是本人操作……愿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最后,小聪按照指示在手机上签了电子签名。

  其间,林某不时将小聪的手机拿去摆弄。小聪称,当时自己不知道,林某已经通过这个网贷平台申请了一笔6000元的贷款。小聪回忆,完成手机操作后,他还接到过一个电话,主要是核实个人信息,而他按照林某的要求一一作了回答。

  钱没焐热

  就被套走

  申贷后,小聪的银行卡收到一笔6000元的钱。“林某说,他们公司会给我的银行卡打一笔钱(即打入小聪银行卡的6000元),这钱要回去拿给公司的财务,才能完成销户。他威胁我说,不这样做的话,原本是6000元,就会变成8000元,即要向这个App平台还8000元。”小聪称,这笔钱还没在口袋里焐热,林某就急忙要求他将钱通过支付宝打给他。

  小聪称,听到林某这么说,他唯恐不及,只能照办。事后,在林某的要求下,小聪还删了“爱某米”App,以为成功帮到了同学,“此事已经了了”。

  小聪称,之后的一个月,林某又以同样的手法让他通过另外两个网贷App“分某乐”和“优某期”分别贷了3600元和1000元。

  “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些网贷App,操作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是在贷款,以为是在帮林某刷业绩。”直到一段时间后,小聪的手机突然收到催款信息称他逾期未还款,他才知道,此前林某系利用他的信任贷了款,并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获酬50元

  背债2万元

  被骗的学生小东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此前被林某以“刷业绩有酬劳”为由骗贷。小东称,林某让他分别在“分某乐”“爱某米”“名某贷”三个App上共贷了2万余元,其中包括购买了一台苹果7plus,花了5600元。“钱和手机都被林某拿去了。”小东说,自己从林某处得到的酬劳,只有50元。

  据多名学生称,为了骗取更多的贷款,林某不断扩散交际网络,往往通过同乡会或宿舍之间串门的方式,认识更多的人。多名学生称,林某还曾在微信上发朋友圈请求朋友帮他“刷单”,林某有时会给予每单50元的报酬。

  据学生方面统计,被林某骗贷的同学中,一般金额在1万元以上,多的有四五万元。

  多名学生证实,有了钱后,家境并不太宽裕的林某在生活上大手大脚,经常出入高端酒吧场所消费,还曾带女朋友到厦门旅游,“甚至有听说,林某还曾赌过球”。

  涉欺诈学生

  不知所终

  等学生意识到被骗贷后,林某却不知所终。小聪称,收到催款信息后,他就联系林某,一开始林某回复“公司会处理的”,后来再找,就再也联系不上。新闻发稿

  寒假后,学校的学生都已返校,林某却再也没见回来上学。

  事后,多名学生上报学校。在学校指导下,学生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虽然已经报案,但是现在每个月,学生仍会收到催款信息,为此忧心忡忡。有被骗学生的家长告诉南都记者,“这笔钱对我们家庭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眼下这事没有解决,孩子实在没有心情读书。”

  因为林某遍寻不着,学生设法联系上了林某的父亲。4月21日,受骗的学生及其家长约定林某的父亲在学校的一个会议室协商。现场,林父自称,目前自己也不知道儿子在哪,“我比谁都着急”。林父称,儿子自从春节回过一次家,就再也联系不上。“我是在去年年底,有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什么网贷的,才知道出了事。”林父表示,自己根本没听说林某加入过什么公司,“他以前在我们老家普宁读书,很规矩。来这里读书,才读了数个月,就出了这个大事”。

  在一众学生和家长的要求下,林父当场拨打了林某的电话,结果显示为关机。

  学校说法

  学校第一时间带学生去报案

  学校的相关负责人王先生向南都记者称,根据学校统计,共有45个学生被林某骗取贷款,涉案金额为50万元左右。3月份新学期开学后,才有学生把这个事情反映给辅导员,辅导员马上报给保卫处、学生处和学校领导,之后学校第一时间带学生到辖区派出所报案,珠吉派出所马上立案。

  王先生称,通过公安机关的调查,学校才知道第一起骗贷发生在去年9月份,但是到今年3月份才有学生向校方反映此事。学校一直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案件也已经移交变为刑事案件。

  王先生称,4月21日,已是林某的家长来学校第五次与受害学生会谈。“学生独自建了一个维权群,独自联系家长,这次会谈也是临时安排,派出所民警、系主任和辅导员都在场。”王先生称,不过就目前来看,双方并没有协商结果。

  据王先生介绍,林某2017年新学期并没有缴学费和前来学校报到,学校在接到学生反映情况前,已经通知家长准备将林某开除。今年2月底,老师仍能联系到林某,“Q Q留言,他有回复。老师问他开学怎么没过来?他说,这个学期可能不来了。”

  律师说法

  林某行为或涉骗取贷款罪

  广东伯方律师事务所的朱光辉律师分析称,林某的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根据《刑法》,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朱律师认为,如果学生确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下合同,那么,贷款合同可认为无效,学生不需承担还款责任,而与贷款公司一起成为被害人。“贷款机构审核资料也存在过错,也需要承担一部分损失。”

  朱律师提醒,以自己的名义去实施的行为,一定会产生相应的法律后果,因此学生在他人借用自己的名义(身份证之类信息)时,无论有无获利,均要慎之又慎。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广告

名为刷单实为骗贷:大学生让同学注册网贷骗走50万元

admin
摘要:
日前,位于天河区珠吉路的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有多名学生向南都反映自己遭遇一名同学的欺诈。学生们称,同学林某以帮忙刷单为由指导他们注册了多个网贷App的账户并

  日前,位于天河区珠吉路的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有多名学生向南都反映自己遭遇一名同学的欺诈。学生们称,同学林某以帮忙“刷单”为由指导他们注册了多个网贷App的账户并贷了款,所贷的款项后全数打给林某的支付宝账户。据学校方面统计,此次牵涉的学生共45名,涉案金额达50万元,而林某则至今未返校,不知所终。目前,反映被骗的学生已报警,广州警方已受理,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帮刷业绩

  背上贷款

  据了解,林某是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2016级学生,就读于该校信息系。多名被骗的学生反映,林某入学后不久就将目标盯准了朋友圈,在校内以“帮忙刷业绩”为由进行骗贷。

  小聪(化名)与林某同系但不同班,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被林某分三次骗贷共10600元。

  小聪回忆称,去年10月份,刚开学不久,他去朋友的宿舍串门聊天。当时,林某正在怂恿小聪的朋友帮忙注册一款网贷App账户,“林某自称在一家公司兼职,每个月需要做够一定的单数,不然会被扣钱”。然而,小聪的朋友没带身份证,无法申贷。林某见到小聪,就动起了他的心思。小聪敌不过林某的百般恳求,“既然能帮到同学,自己又不亏,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小聪在林某的指导下,下载了一个“爱某米”手机App,并注册了账户。小聪回忆称,林某当时要求他填写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父母和朋友的电话等。“填完信息后,林某又要求拍下身份证和银行卡的正反面照、手持身份证自拍照,这些照片随后就被上传到App。”小聪回忆称,如此操作后,他被要求开视频,并对着App上一段文字口念:“确定是本人操作……愿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最后,小聪按照指示在手机上签了电子签名。

  其间,林某不时将小聪的手机拿去摆弄。小聪称,当时自己不知道,林某已经通过这个网贷平台申请了一笔6000元的贷款。小聪回忆,完成手机操作后,他还接到过一个电话,主要是核实个人信息,而他按照林某的要求一一作了回答。

  钱没焐热

  就被套走

  申贷后,小聪的银行卡收到一笔6000元的钱。“林某说,他们公司会给我的银行卡打一笔钱(即打入小聪银行卡的6000元),这钱要回去拿给公司的财务,才能完成销户。他威胁我说,不这样做的话,原本是6000元,就会变成8000元,即要向这个App平台还8000元。”小聪称,这笔钱还没在口袋里焐热,林某就急忙要求他将钱通过支付宝打给他。

  小聪称,听到林某这么说,他唯恐不及,只能照办。事后,在林某的要求下,小聪还删了“爱某米”App,以为成功帮到了同学,“此事已经了了”。

  小聪称,之后的一个月,林某又以同样的手法让他通过另外两个网贷App“分某乐”和“优某期”分别贷了3600元和1000元。

  “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些网贷App,操作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是在贷款,以为是在帮林某刷业绩。”直到一段时间后,小聪的手机突然收到催款信息称他逾期未还款,他才知道,此前林某系利用他的信任贷了款,并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获酬50元

  背债2万元

  被骗的学生小东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此前被林某以“刷业绩有酬劳”为由骗贷。小东称,林某让他分别在“分某乐”“爱某米”“名某贷”三个App上共贷了2万余元,其中包括购买了一台苹果7plus,花了5600元。“钱和手机都被林某拿去了。”小东说,自己从林某处得到的酬劳,只有50元。

  据多名学生称,为了骗取更多的贷款,林某不断扩散交际网络,往往通过同乡会或宿舍之间串门的方式,认识更多的人。多名学生称,林某还曾在微信上发朋友圈请求朋友帮他“刷单”,林某有时会给予每单50元的报酬。

  据学生方面统计,被林某骗贷的同学中,一般金额在1万元以上,多的有四五万元。

  多名学生证实,有了钱后,家境并不太宽裕的林某在生活上大手大脚,经常出入高端酒吧场所消费,还曾带女朋友到厦门旅游,“甚至有听说,林某还曾赌过球”。

  涉欺诈学生

  不知所终

  等学生意识到被骗贷后,林某却不知所终。小聪称,收到催款信息后,他就联系林某,一开始林某回复“公司会处理的”,后来再找,就再也联系不上。新闻发稿

  寒假后,学校的学生都已返校,林某却再也没见回来上学。

  事后,多名学生上报学校。在学校指导下,学生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虽然已经报案,但是现在每个月,学生仍会收到催款信息,为此忧心忡忡。有被骗学生的家长告诉南都记者,“这笔钱对我们家庭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眼下这事没有解决,孩子实在没有心情读书。”

  因为林某遍寻不着,学生设法联系上了林某的父亲。4月21日,受骗的学生及其家长约定林某的父亲在学校的一个会议室协商。现场,林父自称,目前自己也不知道儿子在哪,“我比谁都着急”。林父称,儿子自从春节回过一次家,就再也联系不上。“我是在去年年底,有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什么网贷的,才知道出了事。”林父表示,自己根本没听说林某加入过什么公司,“他以前在我们老家普宁读书,很规矩。来这里读书,才读了数个月,就出了这个大事”。

  在一众学生和家长的要求下,林父当场拨打了林某的电话,结果显示为关机。

  学校说法

  学校第一时间带学生去报案

  学校的相关负责人王先生向南都记者称,根据学校统计,共有45个学生被林某骗取贷款,涉案金额为50万元左右。3月份新学期开学后,才有学生把这个事情反映给辅导员,辅导员马上报给保卫处、学生处和学校领导,之后学校第一时间带学生到辖区派出所报案,珠吉派出所马上立案。

  王先生称,通过公安机关的调查,学校才知道第一起骗贷发生在去年9月份,但是到今年3月份才有学生向校方反映此事。学校一直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案件也已经移交变为刑事案件。

  王先生称,4月21日,已是林某的家长来学校第五次与受害学生会谈。“学生独自建了一个维权群,独自联系家长,这次会谈也是临时安排,派出所民警、系主任和辅导员都在场。”王先生称,不过就目前来看,双方并没有协商结果。

  据王先生介绍,林某2017年新学期并没有缴学费和前来学校报到,学校在接到学生反映情况前,已经通知家长准备将林某开除。今年2月底,老师仍能联系到林某,“Q Q留言,他有回复。老师问他开学怎么没过来?他说,这个学期可能不来了。”

  律师说法

  林某行为或涉骗取贷款罪

  广东伯方律师事务所的朱光辉律师分析称,林某的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根据《刑法》,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朱律师认为,如果学生确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下合同,那么,贷款合同可认为无效,学生不需承担还款责任,而与贷款公司一起成为被害人。“贷款机构审核资料也存在过错,也需要承担一部分损失。”

  朱律师提醒,以自己的名义去实施的行为,一定会产生相应的法律后果,因此学生在他人借用自己的名义(身份证之类信息)时,无论有无获利,均要慎之又慎。